性福宝

“药紧。”洋娃娃自报家门。

“什么要紧?”周玖未反应过来,一脸奇怪,什么事,什么人要紧?!

赤羽抽了抽嘴角,也不知道当年他爹爹怎么么想的,因为药这个姓,顺手给他取了这么个名,每次向人自报山门时,总要惹些无端的误会。

“娘亲,他是师叔。”胖乎乎的小包子牵着药神医的手从楼上走了下来。

师叔?

“师父,你什么时候又收徒弟了?您老是嫌弃小宝天份不够,要再收一个?我看着也没我家小宝聪明嘛。”周玖朝药不来翻了个大白眼,说话一丁点儿也不客气,药神医说好不收徒的,结果徒弟遍地下。

“我还奇怪爷爷为什么又收了徒子徒孙呢?定是有人使了见不得人的手段,逼迫我家爷爷。”周玖的话让药紧一愣,他才是爷爷正宗的徒弟好不好,居然被眼前的女人瞧扁了,看着大翻白眼的周玖出语反唇相讥。

哟……以为是只洋娃娃,结果是个擅长毒舌的主啊,周玖这才正眼看向赤羽,原来他就是药神医的孙子药紧,追随璃王爷的赤羽啊。

长嘛是长得挺可爱的,就是这可爱是浮于表像的。

周玖一笑,看着药神医,“师父,我逼迫你了吗?”

“没有,没有。小子你别乱说,我是自愿教小玖和小宝的。”药神医说完,还瞪了赤羽一眼,说他是被逼迫的?老脸岂不是要丢尽了!

虽然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是被人逼迫的,但也不能说啊。

易欣的图片

赤羽在心里咦了一声,爷爷的态度不对啊!

就算爷爷看在王爷的面子上,对王妃态度好一些,但不至于会有这种似乎有点……什么呢,恩,有点忌惮的态度,爷爷似乎在忌惮什么?

想到这,赤羽心中更觉得药神医是被周玖胁迫了,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周玖,越看越觉得周玖是个有手段的女子,不但哄得王爷求娶她做王妃,还哄得爷爷收了她和她的儿子做徒子徒孙。

眼前的女子配不上王爷,也配不上做爷爷的徒弟!

周玖懒得搭理赤羽的态度,她知道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带着警惕,还含着一丝敌意,只道,“你为你家王爷寻找药引寻了这些年,药引寻到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赤羽觉得周玖就是故意的,明明知道自己没有寻到,还要出言提醒他的失败,真正是好没道理,“没……没有!”

“没有?没有你还有资格坐在这儿?还不赶紧着去找啊!”

周玖当然是故意的,看着这娃娃脸大眼睛的傻小子,不知道为啥,她就想逗逗他,把他逗炸毛又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实在是有趣得紧,此时的赤羽,让周玖觉得他有点儿像二货小白。

“我来看看我家爷爷不行啊?你个心坏的女人,难道还要阻止我们祖孙相见!”赤羽陡的声音提高,气成了气鼓鼓的河豚。

“咳,咳……小玖,赤羽是来看老头子我的,给老头子一点面子,别吵啊,别吵。”药神医一看情势不对,立即做和事佬,出言相劝。

“哼……”赤羽冷哼一声,别开头去,坏心的女人!

“哼……”周玖也冷哼一声,抬腿往里走去,居然骂她是心坏的女人。

“师叔!”小鸡崽子周小宝一听有人骂他心中最好最美的娘亲是“坏心女人”,心中不愿意了,蹬蹬的跑到赤羽面前,小眼神奶凶奶凶盯着他,“不许骂我娘亲,你敢再骂我娘亲,我拿毒药毒死你!”

赤羽:“……”

小崽子你……啊,不,青羽在信中向自己提到过,小宝可能是小世子,不能是小崽子,王爷要知道他欺负小世子,估计会把自己扔去那个鬼地方受苦去,想要予以回击的赤羽抿紧了嘴!

“嗷呜……”小宝怀中的小白也立即点头,对,毒死你!

听到动静的黑子,云回和小云雁三个小的也来了,听到几人的对话,也个个眼神不善的盯着赤羽,黑子和云回脑中已经在想着要怎么样把这讨厌的家伙赶出去了。

于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赤羽,在第一天到周玖家中时,就把周玖得罪了,并把自己孤立于其他人之外,他的余生,绝对是个悲催的故事。

药神医赶紧连扯带拽的将自己的孙子带去了二楼自己的房间,臭小子是想找死不成!

“爷爷……爷爷……”赤羽无奈又愤恨的坐下,“爷爷,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怎么会受那坏心女人的威胁?”

“她没有威胁我!”药不来瞪眼。

“你骗人!”这个世界最了解他爷爷的人就是他这个孙子。

好吧,其实的确是受了点威胁,药不来讪讪一笑,摸了摸头,神神秘秘的从抽屉里抽出周玖给他的孤本和残方,推给了赤羽。

“什么?”赤羽懒懒的接过爷爷的东西,拿在手上瞟了一眼,翻了翻,“东西是好东西,爷爷你就是为了这些向那女人折腰的吧?”

“臭小子,那是未来的王妃娘娘,什么那女人?!你不知道楚璃锦的?护短的很,你胆敢对那女人不敬,他会剥了你的皮!到时候爷爷也救不了你!”药不来开始吹胡子瞪眼。

“我才不信!虽然王爷接了皇上的圣旨,下了聘礼,心中未必是真心相待,一定有王爷不得不这样做的苦衷和理由。我是王爷打小的玩伴,追随他多少年?岂是一个认识几个月的女子能比的?”赤羽撇嘴。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孙子不信,药不来也懒得说了,从赤羽的手中抢过孤本和残方,又锁进了抽屉。

死小子打小就固执,非得栽了跟头,吃了教训后才知道,那就让他尝尝他嘴中“那坏心女人”的手段,反正只要小玖不弄死他就可以,他乐得看热闹。

于是,吃晚饭时,青羽就开始领略到他嘴中坏心女人的手段。

晚饭,饭桌上一桌人全部坐满了,就连唯一剩下的一个位置也被小白占了,桌上是十菜一汤,有荤有素,颜色赏心悦目,蒸炸熘炒煮样样不缺,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是周玖亲自下厨做的。

周明玉已经被周玖的厨艺彻底征服了,所以一坐下来,就吸了吸鼻子道,“好香!大姐,晚上是你亲自下厨的吧?”

“恩。”周玖点头笑笑,给了周明玉难得一个笑脸,“喜欢吃就多吃点!”

周明玉受宠若惊,连连答应。

离饭桌不远处有一个小桌子,小桌子旁摆着一张椅子,坐在椅子上的人是洋娃娃赤羽,他的面前,摆放着一碗糙米饭,一碗干野菜,而且干野菜就是随便用水煮一煮就盛起来的,连一点油花都看不到,更别说肉沫,肉块了。

赤羽皱眉看着眼前还能称作菜和饭的东西,吸了吸鼻子,桌上的饭菜好香啊!

“为什么你们有肉有鱼有汤?而我要吃这个?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赤羽的眼睛里都是委屈,瞪着大眼睛看着周玖质问她。

“客人?在我家可没有什么客人!想吃什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你要觉得饭菜不合你的胃口,厨房里疏菜,鱼,虾,肉都有,你自个儿做去,这儿可没人侍候你。”周玖挥了挥用,然后对桌上的人道,“大家吃饭,别客气,肉鱼虾敞开肚皮吃,管够。”

“对,我娘亲说的都是对的,想吃什么,自己动手做!”小奶包周小宝瞪了赤羽一眼,接了她娘亲的话头。

赤羽:“……”

做?他是不会做的?但是抢,是可以的!

白影一闪,赤羽手持竹筷,扑向了大桌,不过,就在他的筷子离一块椒盐排骨还有一毫米的距离时,他的手,乃到整个人都不能动了,保持着抢菜时那诡异的姿势。

众人吓了一跳,看向赤羽身后的黑衣人,皆愣怔了,周玖没有向大家解释,而是对黑衣人道,“重阳,把他拖回去按下去坐下!”

黑衣人伸手一捞,就把赤羽拖回了凳子上坐着,而对着他的依然是那一碗糙米饭,一碗水煮野干菜,赤羽此时这才看清楚自己是被谁制住了,嚷嚷威胁道,“重阳,你竟然敢对我不敬?王爷才是你的主子,那个女人又不是你的主子,你为什么要听她的话?信不信等我的穴道解了,我给你喂毒药!”

“重阳,不用理他,他不敢!厨房里有我为你和冬至两个准备的饭菜,端去分着吃了,别乱吃外面的东西了,外面的东西吃了不干净,又没味道,经常吃也没营养,以后厨房每次都会为你们兄弟二人准备饭菜,做好后就放在厨房的锅里,你们自己来端就行。”

“是,谢谢小姐,重阳知道了!”

重阳转身去了厨房,看着周玖为他和冬至二人准备的好饭好菜,冰冷的眼神里涌起了暖意,甚至还带着一丝丝感激,嘴角一勾,端起来就离开了,从赤羽面前走过时还不忘记挑畔的看了赤羽一眼,张嘴用唇语骂了句“大傻子”!

王爷对未来的王妃娘娘有多看重,别人不知道,他和冬至可是知道的,要不然王爷也不会巴巴的派他和冬至来保护王妃娘娘,他和冬至的武功在暗卫营里可是数一数二的,暗卫营的兄弟们可羡慕他和冬至是来保护王妃娘娘了。

“你……重阳,你想死!”赤羽看懂了重阳表达的意思,气得头上青筋直跳,身体却不能动,唯有动嘴大骂。

重阳才懒得理他,拔腿去找冬至分饭吃了。

药不来坐在桌上稳稳的吃着饭菜,似乎被欺负的人不是他亲孙子似的,谁让他不听老人言呢?!

不听他的话,活该!

“娘亲,刚刚那个叔叔是谁啊?”

“是重阳叔叔,还有一位是冬至叔叔,都是先生派来保护我们的。”

“哦……是先生派来的呀,我知道了!”小宝懂事的点点头,然后又扬头看着周玖道,“娘亲,我好久没有见到先生了,先生什么时候还会来周家村呀?”

“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小宝想先生了?”

“恩,想!很想很想的那种。”

周玖没说话,其实,她也很想他。

众人这才听懂了,那两个暗卫是璃王爷的人,璃王爷也就是小宝的夫子,这桌上都是自己人,璃王爷和周玖大概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众人知道璃王看重周玖才会派人暗中保护她,唯有令柔儿眼神担忧的看了周玖一眼,欲言又止。

“师父,这熘肉片可好吃了,又嫩又滑,好咀嚼,适合老人家的口味。”周玖为药神医夹了两块熘肉片,奖励他的“见死不救”。

“药爷爷,这肉沫蒸蛋羹又鲜又嫩,也适合老人家吃,小宝给你舀两勺。”周小宝紧跟在娘亲后面为药神医妥了两勺周玖特地为他和小云雁蒸的蛋羹。

药神医:“……”

平日里怎么没见你们俩这么热情,想吃点儿东西还得与那黑丫头抢,这是故意挑拨他和他孙子的关系啊!

“云雁,我也给你舀两勺。”

“谢谢小宝哥哥,小宝哥哥最好了!”

“明玉,这山药炖排骨汤味道不错,你多舀点喝,对身体好。”周玖破开荒,头一回,亲手替周明玉妥了汤,夹了菜。

周明玉知道,这都是今天新来的人来得好,周玖故意气药紧呢,不禁微微一笑,端起来小碗,喝了一大口,又大声赞叹,“好鲜的汤!好喝得紧。谢谢大姐,大姐,我觉得宫中御厨的厨艺都没你好,有些人有眼看没嘴吃,真正是没口福,可怜得紧!”说完还瞥了赤羽一眼。

其他人一听都笑了,令柔儿和青竹几个也都掩嘴轻笑,觉得赤羽真是挺可怜的,不过,周玖不发话,他们可不敢救他,没看到药神医为了自保,连自己的孙子都不管了嘛,管了,周玖一生气,不做饭了,他们就吃不到好吃的饭菜了。

他们也不知道为啥,同样的菜,周玖炒出来的味道与别人就好吃了一大截,风味绝然不同。

赤羽是心直口快,有啥说啥,脑子一根筋,不拐弯,又有些固执,但不代表他傻,相反他很聪明,桌上的周玖和周小宝故意无比热情招呼着别人吃菜,还把每样菜描述得色香味俱全,就是故意馋他的,让他听得到吃不到,气死他,馋死他。

晚上,周玖和令柔儿都沐浴完,母女二人坐在房中说话,而厨房里此时却多了个白色的身影,在寻找着什么,橱柜打开看看,空的,锅盖掀开看看,空的……连角落里都找了一遍,就是没有找到一点吃的东西。

“好饿啊!”

白色的影子摸了摸肚子,那死女人就是个坏心的,说了爷爷还骂他,你看吧,怎么着自己上门是客,居然第一顿就给他吃野菜糙米饭,当喂猪啊,现在野菜糙米饭也倒了,一点吃的也不给留。

“坏心的女人!”赤羽愤愤不平的又骂了句,他得找爷爷问问有没有吃的,白天为了赶路,他晌午饭并没有吃,早晨随便喝了碗稀粥,现在他是饿得前胸贴后背,眼冒金星。

周玖的院子里。

“你就这么饿着药公子?药神医会心疼他的!”令柔儿笑着道。

“谁让他一见面就说我是坏心的女人,不坏心给他看看,他不知道坏心二字是怎么写的,娘放心,师父不敢心疼他的,心疼也要看看那人得罪的对象是谁,哼。”周玖昂了昂头轻哼了声。

“你这孩子……睚眦必报的,也不知道像了谁。”令柔儿无奈摇了摇头,“玖儿,你真的与璃王爷定了亲?”

“恩?这还有假?皇上下的圣旨,璃王爷也下了聘礼。”

“可是……玖儿,娘亲虽然在那秘室里呆了十七年,但也知道璃王爷的一些情况,他身患重病,活不过……。”那个数字她不敢说出口,然后又接着恨恨道,“你那父亲就是个摆设,没良心的东西,明明知道璃王爷寿元不长,也不知道阻拦了圣旨,一点也不知道心疼你这个女铆,竟是同意你嫁进璃王府!

玖儿,娘不同意这桩亲事,哪怕璃王爷是真心对你的,娘也不同意,过完年后,他就二十四岁了,离那三十岁还有几年?

你嫁过去,过不了几天好日子就得为他守寡,性福宝娘心疼。等下次你回京城,我一起回,我要回相府,夺回属于我的身份,然后我就能进宫去求皇上收回赐婚圣旨。”

令柔儿的眼里的都是心疼和坚定。

周玖没想到令柔儿会这样激烈的反对自己嫁给楚璃,竟然要为自己重回相府夺回主母的身份,亲自见宫求皇上,周玖不敢把自己和楚璃之间的纠葛全说给她听,只伸手抱住了令柔儿,“母亲,事情没你想像的那么糟糕,如果我不同意,谁也不能逼迫我,别说父亲,就是皇上又如何。放心吧,母亲。”

“玖儿,你……你喜欢璃王爷?还是因为有其他的原因?”令柔儿看着周玖,眼睛一眨也不眨。

周玖脸一红,“我……女儿也没那么讨厌璃王爷,他,很好!”

令柔儿看着周玖红了的小脸,定定的看了她许久,暗暗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都说东楚璃王爷是东楚第一美男,惊才绝艳,俘获了东楚无数少女的芳心,这话是真正不假啊,连她的女儿,这么出色的女儿,也为他倾心。

下次见了他,她得好好说他一番,做人不要忒自私了,他自己难道不知道自己活不过三十岁吗?要生生毁了他的玖儿。

她的玖儿前半生被秦氏那毒妇毁了,她不允许她的后半生又被楚璃这个王爷给毁了!

“玖儿,我苦命的女儿,都是娘不好,是娘的错,是娘没用!”令柔儿抱着周玖又开始哭。

周玖:“……”

母亲不喜欢自己嫁给楚璃,下次楚璃再来周家村住,怕是要被母亲横挑鼻子竖挑眼,看哪哪都不是了!

周玖有些头疼。

“爷爷,我饿了,你这有东西垫垫饥吗?”赤羽摸着肚子又回了药神医的房间。

“桌上。”药神医朝桌上指了指,又低头看手中的医书。

“呀,是点心,好香!还是爷爷疼我……。”赤羽掀开桌上盖着的绸布,里面是几精致小巧的点心,还有白白的云糕片。

“别拍马屁,这个也是小玖为我准备的夜宵,她可不是你嘴中的坏心女人。”

“哦……”赤羽一噎,卡在嗓子里的点心,上不上,下不下,噎得他直翻白眼。

“没用,吃东西也能噎着。喝水,桌上壶里有。”药神医鄙视了他的亲孙子一回。

赤羽:“……”

以前爷爷不是这样对他的,那个女人有毒,只要跟她接触的人,都会受到她的影响,黑羽,青羽,王爷,爷爷……。

那女人长得那么好看,又擅蛊惑人心……不对,她定是山精,或者狐狸精变的,那么他明天不回去见王爷了,他要在这看着她,直到她漏出她的狐狸尾巴,看她到时候现了原形后,还敢猖狂,还敢不给他饭吃!

赤羽狠狠的咬了一口点心,就像是咬周玖这只狐狸精的肉!

“你什么时候回京城?”

“爷爷,我才到,你居然狠心的撵我走!我还是不是你孙子了?”

“你是我孙子,但是,你的主子在京城!”

“我……我几年没有见着爷爷,我想爷爷了,我想和爷爷多呆几天再回京城?好不好?爷爷……好爷爷!你就答应孙儿嘛。”药紧灵机一动,为了能守着狐狸精显原形,他把小时候撒娇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药不来:“……”

看着孙子摇着自己袖子的手,他默认了,晚几天回也不要紧吧,璃王爷不会怪罪的。

赤羽吃饱喝足,抬腿就往外走去。

“这么晚了,你又去哪?”

“我找重阳打一架去,他竟然敢偷袭我,点我的穴道,不收拾收拾他,我心中不甘心。”

“回来,你打不过他们的。”

“打不过也要打,被别人白白欺负,不是药家人的风格!”

药不来:“……”可也不是送上去挨揍的风格啊!

他这傻孙子哎,人家重阳和冬至可是亲兄弟,而且重阳是弟弟,冬至是哥哥,护重阳护得紧,他和重阳打架,冬至还会袖手旁观吗?怕是又得挨揍被揍成猪头了,罢了,总不听他老人家的,还真是欠揍!

次日一早,周玖又起来做了丰富营养美味的早餐,准备如法炮制馋赤羽,气死他。

结果,吃早饭的时候,所有的人来了,连睡懒觉的药不来都起来了,都没见着赤羽。

“师父,药紧呢?”周玖疑惑的问药不来。

药不来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周玖。

结果来端饭的重阳听到了幸灾乐祸道,“他挑畔我,要跟我打架,结果反被我哥狠狠的揍了一顿,他的脸昨晚肿成了猪头,任药神医医术再高,今早恐怕还是不能见人咯!”重阳一面说,还一面坏笑的看了药神医一眼。

众人:“……”

昨晚院了里发生了大战,他们居然一个都不知道!

吃完早饭后,周玖没去找周喜驾马车,只自己带了青竹一人,自己亲自驾马车,告诉令柔儿她有要事去办,估计得吃晚饭时再回,就不多带人。

令柔儿不放心周玖的安全,命重阳在暗中跟着保护她,家中有冬至这个高手在够了,想着今天的目的地是天亡山,周玖也就同意了令柔儿的安排,让重阳在暗中跟着自己。

天亡山是自己的养私兵之地,那里不能被有心人知道了,否则会惹了大祸,要不是怕令柔儿不放心,她连青竹都不会带着。

周玖赶着马车出了太安县的管辖区域后,重阳才现身接下了周玖赶马车,周玖回到马车中,在青竹的帮助下,换衣,重梳头发,把自己装扮成男子上山更隐秘更保险。